商店正努力复苏营业,的三次创业之殇

作者: 网站首页  发布:2020-01-07

铝道网】北京的一家咖啡店,是较近一个月星辰急便董事长陈平较常去的地方,在这里,他已经接待了无数批各种各样的人,有急着讨债的,有洽谈合作的,还有一些来出主意的老朋友。 一个月前,陈平经历了北京、上海等国各地多个主要运营地的“人去楼空”,自己甚至被冠上了“跑路老板”的称号,自己二次创业、一手创办的星晨急便公司,也一直被破产传闻缠绕。 “不管我有钱没钱,有能力没能力,这个月总要先给大家一个交代,把债务和账目搞清楚,毕竟牵扯到3万人的吃饭问题。”昨天,接受采访的陈平在电话那头,亮堂的嗓门与3年前初创星晨急便时如出一辙,完全听不出赔上自己5000多万资产后依然债务缠身的愁苦。 这已经是年过半百的陈平在中国这个混乱而潜力巨大的快递行业中的第二次折戟。在这位军人出身的企业家身上,一直充斥着创业的激情和变革的勇气,不过,与之相伴的则是激进与冲动,以及对风险充分评估的欠缺。 “星晨急便之殇,其实也可以作为一心想在中国的快递业分一杯羹的各路资本借鉴的样本。”一位行业内人士指出,在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驱动下,要真正玩转快递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创业激情 1994年,从日本留学归来的陈平,与其二哥陈东升(目前为泰康人寿董事长)各出25万元,创立了宅急送的前身北京双臣快递有限公司。此前,他在部队度过了十三载的生活,军人出身的经历,也决定了陈平身上强烈的使命感和创业激情。 一位原宅急送的员工这样评价陈平:点子很多,市场意识很强,还很平易近人,但就是想到什么就要立刻去做,每次变革都有些过于着急。 比如在传统从事B2B递送的宅急送筹备上市并引进两亿元战略投资落定之前,看中了C2C小包裹递送前景的陈平,就匆忙启动了大刀阔斧的公司内部结构变革和规模扩张,结果金融危机的到来令引资和上市梦碎,变革和扩张带来的资金压力立刻凸显。 较终,宅急送被陈平的二哥陈东升、大哥陈显宝接管,而心有不甘的陈平,在2009年再次重整旗鼓,创建了全新的快递品牌星晨即便,并很快获得了阿里巴巴的注资。 收购梦魇 二次创业的陈平,依然保持着创业者的那份激情,以及快速扩张的胆量。不到三年时间,星晨急便就通过全国招揽加盟商,发展成为拥有150多个运转及分拨中心、3800多个网点的全国性快递企业,一切看起来还算顺利,直到与另一家民营快递企业开始一场“未婚同居”的婚姻。 2011年11月,通过与一家名为“鑫飞鸿”的华南快递公司签署收购协议,陈平原本希望通过后者的网络平台继续做大规模,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没想到不到四个月就被拖向了深渊。 “与鑫飞鸿的合并,董事会一直没有批准,因为这家公司背了4000万的债务几近破产。”陈平回忆,但当时的他看到的更多是鑫飞鸿在华东和华南的快递平台价值,他认为只要控制了平台,一切都好说。 当时的陈平,完全低估了整合的艰难。由于两家公司的文化完全不同,还有不少网点是重合的,在整合期间,两家公司都在抢单子,网点之间还经常会为争地盘吵得不可开交,较终,合并带来的协同效应还没看到,星晨急便已经出现问题。 如今,鑫飞鸿的创始人已经带着其部分管理层,加入了中铁物流集团旗下的飞豹快递,留给陈平的,却是一笔说不清道不明的债务。“现在鑫飞鸿的班车司机还在找我们讨债,可两家在法律上还没有真正合并,目前我已经请了律师,准备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陈平昨天说。 同时,陈平对记者透露,公司正在与新的投资者洽谈增资,目前参与洽谈的两家潜在投资者包括一家国外大型电商,另一家是房地产商;增资后,星晨急便原股东可能会出让控股权。

一度被外界认为已经“跑路”的星晨急便创始人陈平昨天终于现身。陈平否认星晨急便破产,称目前正尽力恢复运营,而对于这场人心惶惶的“高管和资产人间蒸发”事件,陈平则将导火索归因于与鑫飞鸿“合并”所引发的一系列矛盾。

作者:陈姗姗 王丹波2580次浏览

与此同时,在鑫飞鸿的官网上,则公布了一封网络会议纪要,称计划继续使用“飞鸿”旗号,重建飞鸿企业文化建设,并继续与淘宝及电子商务业务的全面开拓。

“今天除了给员工发工资,还把欠一家科技公司的16万托管费还上了。”陈平昨天告诉记者,由于此前拖欠了这家科技公司的管理费,公司正常运营所依赖的服务器一度被关闭,这也使企业无法进行正常的递送。

不过,陈平认为,这一点并不是最终导致星晨急便停运的导火索。“与鑫飞鸿整合的过程中,出现了多方面的矛盾,最终矛盾升级,导致了这几天的混乱局面。”

在外界看来,星晨急便与鑫飞鸿在去年10月就合并了,然而,昨天陈平却告诉记者,由于合并鑫飞鸿的计划并没有获得董事会的赞同,双方仅签订了合作意向书,而在法律意义上,两家公司还是独立的实体。

不过,当时陈平个人一直在推动两家公司的整合合作,两家公司也的确从去年底开始启动了网络和业务的整合,因为他认为,“鑫飞鸿在长三角和珠三角的网络比较多,平台速度快,两家公司的业务可以实现互补”,不过,当时鑫飞鸿已经背负了4000多万的债务,因此这一合并没有得到董事会的赞成。

事实上,通过收购兼并与合作尽快扩大网络规模,一直是陈平所希望的。在去年星晨急便启动第二轮融资时就曾指出,预计会拿出此轮融资的70%用于兼并收购,并通过总包加盟等方式扩大县镇村网络覆盖,以巩固和实现网点深入覆盖和服务质量。

不过,整合工作的艰难并没有被完全预见到。昨天,陈平坦陈,当初合并的决定有些仓促,与鑫飞鸿的整合这几个月来,双方的磨合不够好,在“业务、网络、干部、投资等方面都有矛盾”。

对于两家公司整合中的具体矛盾,鑫飞鸿负责班车管理的一位人士也对记者透露,比如在于春节前,陈平要求与鑫飞鸿华北区的所有加盟商中止合作,用星晨急便自己的站点去派送,而鑫飞鸿方面则认为原来华北区的业务还不错,甚至可以算是鑫飞鸿网络中的亮点。

值得注意的是,昨天鑫飞鸿官方网站公布的一则会议记录中,已经表达出了“单飞”的迹象。文中还写道:“全体期望泰康人寿、宅急送的投资之际,星晨急便干部及员工于3月2日连夜转移资产、且划走华南20多万资金,不知去向。目前的华南运作由部分网点及管理干部拿出资金来保障了正常,组建好华南团队后,会进一步组建华东团队,进而盘活全国网络。”

对于鑫飞鸿的这一表达,陈平并没有直接评价,只是向记者强调,20多万资金并非划走,而是用来给星晨员工发工资,而所谓“转移资产”一说也不存在,因为办公用具仍在办公室,而星晨的车辆都已经作为抵押物用于还债。

不过,车辆已经用于抵押还债,也意味着星晨急便目前所承受的财务压力。对此,陈平表示,目前要想让星晨急便恢复运营,仍面临加盟商的梳理、后续资金支持等多方面的问题,目前,他的主要工作也是尽力争取华东区域业务尽快恢复运营。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目前星晨急便所面临的困境,作为陈平两位兄长的宅急送和泰康保险掌门人仍未公开出手相救,而曾经两次注资星晨急便的阿里巴巴,目前也依然保持沉默。

“目前快递市场的竞争格局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即使在2009年以特许加盟模式从事全国范围的快递经营也至少需要3亿以上资金支撑3至5年的亏损期。”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对记者表示,而星晨急便先后投资、融资共计1亿元左右的资金规模,远远不能满足其3年扩张和日常运营的需求,没有规模就不会产生规模效益,致使公司始终处于亏损状态。

徐勇进一步指出,目前在市场竞争环境下,快递企业的倒闭与兼并重组是正常的市场现象。“十二五”时期,市场集中度日趋提高是必然趋势。美国前4家快递企业占有95%的市场份额,我国有20家内资快递品牌,市场集中度较低。因此,兼并重组和优胜劣汰是大势所趋。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版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商店正努力复苏营业,的三次创业之殇

关键词: